您现在的位置:南阳律师 >> 南阳律师建议 >> 风险评估打消检察官办案顾虑

风险评估打消检察官办案顾虑

  本网见习记者 李娜

  17岁的阳阳(化名)涉嫌抢夺罪一案,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检察院最终作出不起诉决定。承办此案的未成年人犯罪审查起诉科检察员苗苗今天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是她今年以来办理的第五个不起诉案件,“而在以前这样的案子很少。”

  涧西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伟说:“以前我们院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66.9%都判处了3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中40%的案件被判缓刑、拘役或单处罚金。只有1.58%的案件得到了相对不起诉的从宽处理。”

  “可见检察机关在未成年人案件的审前阶段完全可以大有作为。”据张伟透露,涧西区检察院去年被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确定为首家青少年犯罪案件特殊审理机制试点单位后,从未成年人案件审前阶段入手,与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刑事法律援助部、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联合签署了备忘录,共同开展了“审查起诉阶段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探索。力图探索出一套可以有效适应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心智特点的审查起诉方法,以推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审前程序分流,减少刑事追诉活动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负面影响。

  据了解,风险评估、亲情会见、诉前听证和法律援助四项制度,被涧西区检察院最终确定为首先进行研究和探索的议题,已于去年下半年开始全面试行。

  3张表消除犯怵心理

  “说实话,以前办不起诉案件心里有点怵。”一直在未检科工作的苗苗向记者历数了检察官们的种种顾虑。

  “首先原来在政策上就有不起诉率的限制。”苗苗说,考虑到这一点,承办案件的检察官往往就失去了积极性。另外,不起诉的程序非常繁琐,汇报审批环节多,增加了很多工作量。

  “还有就是怕从宽尺度掌握不好会出错。”苗苗说,对于什么情形能够不起诉,尽管法律作了明确规定,但如何认定情节轻微却并不明确,往往只能用主观恶性不大等抽象描述。

  “最让办案检察官担心的就是办不起诉案很容易落人口实。”苗苗苦笑着说,如果承办人提出从宽意见,很容易被人猜测是在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为了自己的清白,我们也不爱办这样的案子。”

  “但现在不同了。”苗苗从她承办的一起不起诉案件的卷宗中抽出一沓表格递给记者说:“秘密就在这里。”

  这3份表格分别是: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基本信息表、社会调查报告、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风险评估表。

  案件基本信息表中包括当事人的基本情况、案件特征、强制措施、案件处理;社会调查报告包括犯罪嫌疑人情况、家庭学习生活情况以及社会承接方式等;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风险评估表则是一个更详细和具体的表格,根据风险类型分为犯罪行为、个人情况、家庭情况、保障支持,每一项又细化为很多具体的小项,依据不同的情形划分为低风险、中风险和高风险。

  “这个风险评估表是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总结出来的,非常好用。”苗苗说,新机制给办案人员提供了客观依据和标准。比起以前个人打报告来说,无疑更加客观、公正、透明,让人心服口服。

  “很多细节都可以记录在案,多少年都有据可查。”苗苗说,只要把这些表拿出来,就能很清晰地看出来为什么要不起诉,“绝对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诉前听证凸显律师作用

  2009年4月,王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灿接到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为一名涉嫌抢劫罪而被移送涧西检察院审查起诉的孩子提供法律援助。

  1991年3月出生的小林(化名)离家出走后在网吧里呆了一周多,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快两天没吃饭的小林便抢了一名女子,抢得现金14元。

  经过细致地走访调查后,贾灿出具了一份详尽的社会调查报告。在他的建议下,承办检察官苗苗随后召集小林的监护人、律师、受害人、公安机关侦办此案的办案人员,以及人民监督员、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代表等召开了诉前听证会。在该听证会上,受害人接受了小林父亲的道歉,表示愿意谅解。苗苗最终在充分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出庭公诉时提出了量刑建议,小林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诉前听证和法律援助,极大地鼓励了律师在审判之前就介入未成年人涉嫌犯罪的刑事案件。”贾灿说,“以前办未成年人法律援助案件多是走程序,这几项新机制推行后,律师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尤其在诉前听证阶段特别明显。”

  涧西检察院主管未检科工作的副检察长韩建生告诉记者,该院推行的诉前听证与过去开展过的公开听证制度有所不同。公开听证是由检察机关提议并主持,目的是为了解决疑难案件和不诉案件。而诉前听证是由律师建议,公诉人主持,目的是提前沟通,尽早化解矛盾。

  贾灿说:“有了这样的诉前听证,法援律师个个都挖空心思提建议,希望能被检察官采纳。”

  亲情会见打开悔罪之门

  说起亲情会见,涧西检察院未成年犯罪审查起诉科检察员袁沂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

  有个人说别人欠他钱,找了几个孩子把“欠债人”带到宾馆“看”了一晚上。第二天,这个人从宾馆里跑了,报了案。后来,这些孩子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公安机关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袁沂说,大多数孩子很快认识到犯罪了,只有一名在校生,表现得非常冷漠,每次讯问都不肯说话。后来袁沂安排这个孩子的父母与其相见。“果然,见到父母后,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他的父母也趁机进行说服教育,这个孩子很快就悔悟了,后来被判了缓刑。”

  “通过亲情会见,能够促使这些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发生情感上的变化,有利于促使其悔罪转化。”在袁沂看来,亲情会见的效果非常明显。

  张伟介绍说,亲情会见就是在办理未成年刑事案件中,针对不同情况,讯问未成年人,邀请其家长或法定监护人到场;在不影响诉讼的情况下,允许亲情会见、通话;讯问时采用谈话的方式进行,对未成年当事人进行教育、挽救、感化。

  “在四项机制中,亲情会见推行的难度相对较大。主要是因为这项机制需要看守所等相关单位的配合,也担心羁押期间的会见影响到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张伟说,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2009年12月,涧西检察院与市院监所处(驻看守所检察室)和洛阳市看守所会签了《关于对在押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实行亲情会见制度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了亲情会见必须具备和遵循的条件,列出了不予许可会见的情形,以及会见过程中,检察机关应至少有两名检察人员在场,并制定相关的亲情会见记录等内容。

[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10-06-19] [热度:]